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井陉县政府、纪委面对住建局工程违规集体“失声”
2018-05-09 17:47   来源:南方头条官方   发表评论   阅读:28次

日前,针对河北省井陉县住建局在工程项目招标过程中,“父招子中”的把戏经媒体报道后,记者再次接到举报电话称,报道中在2018年3月5日招标总金额为1500余万元的“井陉县城建设北路道路工程(国道307-幸福街)”早在2017年已经完工,其实这个事情在当地已经不是秘密了,哪有“老子”有了工程不想着“儿子”的,怎么会眼睁睁的把钱给别人家呢,反正都是一家人。其实这种情况有关领导不是不知道,只是默认罢了,虽然你们向纪委反映了,报道也出了,领导也看到了,但是还是没人管,同时该举报人强烈要求记者予以继续关注并报道,希望能够让有关部门关注并处理此事,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赶赴井陉县进行发现,在2018年3月5日招标的“井陉县城建设北路道路工程(国道307-幸福街)”路段显然已经修好有些时间了。在建设北路看到一辆工程车辆正在清除建设北路行车标识线。随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公路两侧居民,见记者采访该路段建设情况,纷纷议论起来,划得道路标识线还新呢,不知道为什么又给涂抹掉了,这条路段是去年修建的,修建了好几个月,我们门市的生意都给耽误了。

经过查询,该路段在2017年没有任何的招投标信息。只有2018年3月5日的招标信息。

\

为了详细了解该路段招投标详细情况,记者登录了省发改委设立的《河北省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查询发现,该路段在2018年3月5日由井陉县住建局作为业主单位进行招标,3月27日开标,中标单位系井陉县住建局全资控股的井陉县市政工程公司。据知情人称,高达1550余万元的工程,井陉县市政工程公司能以2822.3元的差价优势战胜了对手获得此工程,可见该公司的优势非同一般。

\

在2018年3月28日的中标候选人公示中,中标单位显示的项目经理为:石志X(二级注册建造师),但在4月2号的中标公告中项目经理却变成了赵X晴。按照有关规定,工程中更换项目经理需要具备以下几点:1、施工单位出具具体的更换申请;2、说明原因例如项目经理有违纪违规的处罚、不适合继续担任;或者项目经理离职;或者调离岗位等;3、有相应符合条件的项目经理同时报备;4、当地建设部门受理通过。那么新更换的项目经理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呢,记者查询了河北省住建厅官方网站发现,石X英系注册二级建造师,但是却没有查到赵晓X的任何信息。为防止出现偏差,再次查询了住建部设立的《全国建筑市场监管服务平台》发现井陉县市政工程公司共有11名在册的二级注册建造师,在该名单中并没有X晓晴的名字。按《项目经理管理办法》要求,项目经理必须具备建造师资质。一个用没有二级建造师作为项目经理的工程修出来会是什么样呢?

 

\

在第一篇报道之前,该县纪委已经受理,那么调查情况会是什么呢?该县人民政府有关领导对于此前报道又是什么态度呢?针对此情况,记者再次来到该县纪委办公室了解住建局工程招标“父招子中”事件调查进展,办公室何主任告诉记者:“领导们都在开会,办公室不清楚情况,向领导了解情况后下午给予记者答复,并留下记者联系方式”。下午,记者再次来到纪委办公室,一名女同志告诉记者:“何主任不在,领导们在开会,反映情况已受理,现处于调查阶段”。

\

在该县人民政府办公室,要求采访该县政府主管住建的副县长,一名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联系了该县委宣传部,要求记者去宣传部,县政府不能直接接受媒体采访。同时,还表示不予联系相关领导!无奈,记者只好来到宣传部,一名姚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并联系该县政府办,被告知不能接受媒体采访,并不予联系县领导。

2017年修好的井陉县城建设北路是否就是2018年3月5日招标的道路呢?施工单位换掉项目经理是否向住建部门说明情况并重新注册经过了同意呢?带着疑问记者再次来到井陉县住建局,在该局办公室主任联系领导后称,需要去宣传部备案才能接受采访,记者告知已经备案并当场拨通电话得到宣传部门采访许可在其办公室等待期间,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局领导来到该局办公室质问道,吴娟国不是我们局的领导只是党组成员、公司也不是我们局里的,是国企。当记者声明其是否仔细看过稿件,在稿件中没有提到吴娟国是建设局的领导,只是说了是党组成员并一提而过。对于该公司是否为该局下属企业,在稿件中已经列明并附上了该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为井陉县住建局注资1100万于1998年成立,难道该公司的注册信息有问题?记者反问道,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该局领导突然对记者厉声呵斥道,要采访去宣传部,就转身离开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河北省开展“一问责八清理”专项行动和基层“微腐败”专项整治工作,三重“紧箍咒”高压线竟不能“滤清”该县住建局“父子档”承揽工程行为,还被其“恶化”为先施工后招标的“把戏”,还是重复修建拿财政专项资金“玩儿”。井陉县这种“丑陋镜头”的出现,是住建局脱缰于法律法规,还是该单位上级部门的监管缺失?(记者:周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南方头条立场。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宋安芮:5.7黄金多头展开反,黄金中线多单布局机会不想要吗?
下一篇: